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六十五、弟弟降世(完)
    二妞的官名叫作“金枝”,取“金枝玉叶”的意思,当然这个名儿比较土,金秀私下是这么认为的,故此平时都是称呼妹妹为“二妞”,这样显得亲切一些,但是金秀想到了自己个的名字,似乎也不是那么的文雅优美,和护军人家的女孩子名儿都差不多,那么金秀自然也就是生不出什么嫌弃妹妹名字不好听的心思来了。

    “既然是两个姐姐都是从金字辈的,那弟弟自然也是从金字辈的,阿玛你看,如何?”

    富祥点点头,“如此极好,这样才像是一家人,昨个晚上我和你奶奶想了会,小名儿不能太大,”富祥满脸慈爱的抱着老来得子——这个时代之中,三十多岁得一个儿子,完全是可以说是老来子了,“要保得住,立得住,这样才好,小名就叫‘保柱’了,你说怎么样?”

    这个时代之中的婴儿死亡率真的太高了,凡是寻常人家,最担忧的不是生不出儿子,而是要担忧生下来,能不能平安养大,所以这个时代之中的孩子们,都要取一个比较寻常普通不招神鬼注意的小名,女的一般就称为“某某妞”,男孩子就取一个类似于“保住”“立柱”之类希望他可以保得住的小名儿,所以,这个“保柱”还是很符合这个时代的取小名风格的。

    “巧了,”金秀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官名也不必取得太大,最要紧的是希望弟弟以后平安顺遂,所以就想了一个名儿‘金顺’,阿玛,奶奶,您俩觉得这个名儿,如何?”

    “好名字,”富祥十分满意,复述了两遍,“金顺,金顺,这个名儿好,以后六六大顺,凡事儿就都从这顺字出来。好儿子!”富祥抱住了自己的小儿子金顺,“以后你就叫金顺了!”

    富祥逗了一会儿子,这才不舍得的放下了,这亲热劲儿难怪是二妞要吃醋,金秀见到都不免好笑,这才多大就这么宠着了,日后还了得?看来这个弟弟,还是要自己个来教导才是最好。

    今日富祥就不去当值了,“我今个就出去,到处去一去,把你娘家,还有咱们这边素日里头交往的,都请过来,洗三礼儿要好好的办!”

    凡是小孩子出生,都是每一户人家最重要的事情,而小孩子的洗三、满月、周岁,这都是人情往来重要的时候,别说是护军人家,就算是后世之中的普通人家,这些重要的时刻,如果特意想着不麻烦亲朋,就不举办什么仪式酒席,还要被亲戚们埋怨。

    洗三,在中国古代诞生礼中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仪式。婴儿出生后第三日,要举行沐浴仪式,会集亲友为婴儿祝吉,这就是“洗三”,也叫做“三朝洗儿”。“洗三”的用意,一是洗涤污秽,消灾免难;二是祈祥求福,图个吉利。

    玉芬以为家里头没多少银子,于是忙道,“这可不成,爷,咱们家如今虽然好一些,可到底也不宽裕,还要预备着过年用,可不能铺张了。”

    原本还是有些银子,只是上次金秀把大头都给了刘全去补贴善保了,手里头还有一些碎银子,如今拿来用,倒是也合适,毕竟正如富祥所说,“横竖这是礼数,若是洗三不请人来,那么满月和周岁也是要办的,不如就趁着年下大家伙都在家里的功夫,把这个事儿随便过年的时候一起办了。”

    富祥倒是懂玉芬的心思,虽然他不管家,却也知道这当家柴米油盐都艰难的道理,“你不必操心,今个我就去你哥哥家里头,把你那个海侄儿洗三的那一日叫来帮衬,他这个人活络,知道轻重。肯定办的体体面面的,还不会太过破费。”

    玉芬的性子就是喜欢操心,这会子虽然生下了保柱,但还忍不住在想,这家里头接下去的开销如何?洗三的礼数该怎么办?虽然纳兰家给了几个金银锞子,但玉芬心里头想着那个就是赐给金秀的,一定要帮着她存起来,除非特殊紧急的情况,绝对不能挪用掉。

    所以扣除掉这个,又是没有多少积蓄了,而依据着桂大奶奶的脾气,昨个已经拿了两张钱票出来,今个必然是不会再给钱了。再者,玉芬也实在不好意思问桂大奶奶去讨要,所以虽然富祥这么说,可玉芬还是不免要继续操心,还是金秀知道母亲的性子,笑道,“奶奶好生带着弟弟就是,海表哥过来,我再帮衬家里头的事儿,必然不会让亲戚们都委屈了,再不济,咱们也能招待一碗饱饭不是?”

    金秀这么保证,玉芬才放心了下来,富祥之所以让金秀来给弟弟取名字,也是隐隐认为自己这个女儿比自己有出息多了,玉芬自然也是如此,故此金秀这么说,玉芬还是放心了下来。

    于是玉芬拿了半吊钱出来,让女儿去准备,金秀瞧着这点钱只怕是不够的——那一日接生婆还是要来主持洗三的仪式的,到时候少了赏钱,白老太太只怕是脸上不好看,还好自己那边有些碎银子,应该可以补充一些,不至于场面上太过难看。

    金秀还是对着护军人家的礼数缺乏具体的认知,特别是在这些重要的场合上来说,用句桂大奶奶的话儿来说,“你还是太嫩了些!”洗三那一日才算是认识了什么叫做繁文缛节。

    腊月二十六日,这一日金秀早早的就起来了,先是给家里人预备了早餐,自己又换了半新不旧的衣裳,而富祥早就穿戴妥当,穿着一声猪肝红的长袍,金秀是从未见过他这样穿过这个料子还算不错的好衣裳,人靠衣装,这么一穿,富祥倒是多了好些素日里头不常见的贵气。

    他忙吩咐金秀,“把家里头的吃的都拿出来预备着在屋里头,还有热水,要一直烧着,不能断了,今日客人可多的很啊!”

    他的任务是招待客人们,二妞现在先烧火,金秀整理吃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