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5章有缘无份
    颜苍苔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很好,他没想到速度会用这种方式去对待他。

    他觉得我们之间应该不会存在这么浪漫的事情,这种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应该是不可能会出现的?

    但是这种情况出现难道意味着什么样的情况吗?他不知道。

    但是还知道当这些东西所有的情况都发生的时候,意味着也许他们之间可能会有某种这种契机。

    “谢谢你王爷,但是今天我真的兴趣不是很大,你看今天可是除夕之夜,我身体尚未恢复起来,如果王爷不觉得有太多闲置的话,我想回去休息一下,我今天坐在这里也就疲惫了,而且这里这么冷,如果王爷不介意的话,我们改天再约吧?”

    颜苍苔婉言拒绝的封子离的提议,其实对颜苍苔来说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处理。

    因为他们之间的感情还是真的还不能轻易到那种程度,而且他们之间的这种爱恨情仇。

    也许有更多的那种可能。

    他们两个人默不作声的就从屋顶上来了,回来房间的时候看见王爷似乎还要跟着自己进来。

    而且打量乐观从头把他打量了一遍,好像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的,或者说你是不是对这东西根本都不懂得如何去处理吗?

    反正言下之意还能感觉到为什么他还跟着进来了?

    颜苍苔这时候很无奈的就说到这句话。

    “对不起王爷,臣妾身上有伤,如果王爷觉得要留下来的话,恐怕只能委屈您在另外一个地方睡了,我今天真的可能没有办法去服侍您,如果今天是除夕之夜,您何不到您的小妾那边去睡,也许他们能忽视你更周全一点,所以的话今天我的身体可能还在恢复期间,所以话对这个事情来说我可能很抱歉……”

    这个话肯定要说到前头,可能什么叫做生小人后君子,你什么话都不说到前头。

    到时候你做个堂堂正正的王爷,还得我来去服侍你,这怎么可能我身上都有伤口。

    我还想别人服侍我呢,我怎么可能去服侍你呢,这东西完全觉得是不可思议的。

    而且这种情况你不主动对接太过于复杂了吗?

    封子离沉着一张脸。

    好像似乎对于颜苍苔的提议,他既不表示拒绝也不表示承认,好像就这么沉着点跟着人进来了。

    但是一而终真的觉得很震惊啊,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自知之明的。

    为什么这个时候他们发发的跟进自己的房间里面来,难道刚才自己所说的那些话还不够直接,还不够明白吗?

    颜苍苔那没有办法了,既然你要留下来,那我肯定安排人来服侍你啊,这些话他非常无奈的,只能是非常简单的语言去说道。

    “既然王爷要留下来的话,那么我就安排奴婢去给王爷做一番准备……”

    “我的王妃也早点休息吧,我知道你现在身体需要疗养,知道需要更多的东西去作为一个恢复期,你早点休息!”

    其实封子离这个时候被他那句值得信赖的朋友这句话真的气的不轻。

    而且加上他真的不知道跟女孩子有什么打交道,好像对这方面他根本就不是很了解。

    对这东西也不是特别清楚,怎么用怎样的方式来打交道更好。

    而且见他这样样子,真的是觉得好像真的有意而为之,所以话他转身赌气就走。

    根本就不觉得这种东西有什么样的一种特别大的情况,反而觉得这种东西自己真的不知道如何去处理。

    偏偏颜苍苔根本就不领他的情,而且还转身就走,而且还在后面阴阳怪气的说道,好像对于这个事情根本就没有觉得特别多的一个有过感觉:

    “王爷慢走,臣妾恭送王爷慢走…”

    喂,这个是什么意思啊?这种感觉好像是很尴尬的事情,我这么花心八肺的赶到这里来陪你过一个除夕之夜,而你倒好,不仅是在屋顶上和欣赏着别人的烟花,而且还这么笑的这么开心,而且问你什么事情你又不回答,而且还把那个人说的是你的知心的好朋友,那我这个人是到底是扮演什么样的一个角色?

    封子离一边走,一边在心里骂到这个封子洪这个办法一点都不管用。

    千金难买一笑的火狐斗篷,他看都不看一眼,而且这个时候他也想缓和两个人的关系。

    结果呢,却被这个女人冷红热潮,好像根本就不觉得自己好像在这里有什么态度的关系。

    就算到他的房间里面好像自己好像是个多余的人,他宁愿在狭窄的贵妃榻勉勉强强睡上一晚也不愿意跟他一起。

    看来真的是铁了心要将他拒之门外了,这是算是什么东西,自己今天所做的东西完全是为了这个女人。

    而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领自己的钱,好像把自己当成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事情。

    好像很热巴巴的赶着自己走,这感觉好像很奇怪耶。

    封子离真的有点完全是想不明白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让这个女孩子这么抵触自己,而且他们曾经之前完全是没有见过面的,应该算是根本就不认识了,而且在过程中也没做过什么特别过火的事情啊,而且也算是中规中矩,而且自己还对他这么精心呵护,如果说有什么样让惹他麻烦的。

    可能就是洞房花烛夜那天晚上他已经尽力弥补了,我觉得那天晚上自己确实是没有这样的心情,他只是不想两两个人这样在一起的。

    至少也不用每天见面那么尴尬啊,所以显然人家好像并不觉得这种东西有什么样特别的东西,好像巴不得自己10年8年不出面一次更好。

    好像自己就是一个陌生人最亲近的陌生人一样,真的很奇怪,难道这种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事情什么。

    难道他们之间真的会存在什么样的一个可能吗?

    回到院子里面的枢纽立马叫来管家,管家还因为什么发生什么很重要事情。

    而且封子离就是做出一个惊天动地的吩咐。

    “现在马上派人暗暗去调查王妃出嫁前有什么样好朋友,记住王妃之前每天出门接触过什么样的人,说过什么样的话,本人要通通要知道一个字都不要落下来,一定把所有的东西都调查清楚,另外再查一查这今年送来的贡品的烟火,另外还卖过给谁,这东西都要暗中调查,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个事情的详情,而且这个东西一定只有你知道就行了,不要让他人去过手参参,差这个事情赶快把我调查出来,我要知道越快越好!”

    大家当然不知道这个意味着什么,你不知道这个情况是什么样情况,他只能是按照王爷的吩咐去办。

    他只是觉得奇怪,王爷怎么这么奇怪的连王妃之前出嫁之前的事情都要调查的清清楚楚。

    你每天说过什么的话也要知道清清楚楚,这也太奇怪了吧,这种东西有必要知道这么清楚吗?他自己不去亲自去问了吗?

    按照他这么的一个身份将问了王妃,肯定是老老实实的说出来呀,还有必要用这种方式去调查吗?

    看来这其中他们之间应该有什么样的误会吧,当然管家这种东西只能是在心里默默的笑话。

    当然这种东西是不可能说出来的,说出来他还要不要脑袋了。

    封子离一定要查的清清楚楚这个所谓值得信赖的朋友非常好的朋友到底是何许人也。

    我觉得这真的让人觉得很奇怪,到底这个人是谁?所以他受到内心充满了一种伤心的感觉。

    他真的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妒忌的心理,到底这个朋友是谁?

    他怎么可能比得过自己,难道这个人比自己在这个颜苍苔的心目中更重要的一个分量吗?

    新年新气象,而且一大早起来所有的情况都如同的一个非常美好的开始,而且这个院子里面全是白茫茫的一片,果然昨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雪呢。

    而且雪还一直不停下,真的有这种临终事故的,感觉院子里面下人都在打扫的雪。

    颜苍苔连忙的叫过他们。

    “雪不忙的打扫,先把它堆积起来,就让它先下着吧,我需要你们扫的时候再扫。”

    “王妃,好的。”

    颜苍苔非常喜欢下雪,而且地图好不容易逮到风水的地方,他真的觉得这个时候好像童年的时光,怎么可能破坏这种情绪呢,而且这种东西到时候还可以玩很多的游戏,让他想起了他那种美好的这种快乐的童年的时光。

    下人里面的吓得人都换上新衣服新鞋子,一个个人都满满的都是满脸的血腥。

    而且红人就道声恭喜发财,新年好,见面都相互的给着红包,喜气洋洋的感染着一个人又一个人。

    这个时候真让整个气氛烘托着浓浓的一种新年的气息。

    颜苍苔这个时候也换了新衣服新鞋子,而且事先把这些红包都准备好了,而且看到大家都在这里等大家的红包,颜苍苔真的感觉到一种非常喜气洋洋的感觉。

    “新年好!祝王妃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王妃恭喜发财,万事如意,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这些下人们都一个个的排队者,对颜苍苔进行祝福,那颜苍苔也按照历年的规矩,给每个下人都给一个非常大的红包,他们每个人接到红包之后,每个人都喜气洋洋的,而且祝福语连连不断。

    颜苍苔真的有种恍然的感觉,原来真的不知不觉自己已经在这个王府里面度过了一个秋冬,不知不觉好像快要过个大半年的光景。

    也许一年之后这一次真的应该还会离开吧,也许明年的今天也许自己已经不知道在何时许个地方。

    或许这就是天意,也许这个是自己在王府的最后一个冬天和最后一个新年。

    谁知道有些事情谁也无法预料未来是什么东西,但是颜苍苔内心已经非常笃定这个事情自己说无论如何要去做的事情。

    也许这是最好的安排,这是最好的结局,谁也管不着算谁呢,因为未来的东西已经已经可以预料的到了。

    也就是说不管自己未来会怎么样,跟封子离应该是有缘而无份了……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