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五十五章 回沈阳
    孙启栋收到调令之后,和二团的将士们吃了顿散伙饭,第二天早上就带着警卫排出发,稍后抵达春城见张昭。

    新军营的人事调动,张昭还是尊重孙启栋的意见,将二团里的一个姓程的副千户提拔为千户,留下冯无忌辅佐。

    都督府的后堂之中,张昭留孙启栋喝着茶,对留下冯无忌的事略作解释,“冯无忌年纪大了。跟着你去奴儿干军折腾再回中原就不知道是何时。”

    孙启栋一米七的个子,消瘦而彪悍,三十出头,正是一个武将蓬勃向上的年纪。

    他在大宁城中训斥这个、训斥那个,一副狗脸无敌王的架势,在张昭面前却是个“温驯”的很。

    张昭接手从天津卫所调来的补充兵力时,孙启栋就是第一批的刺头。给王武教训了一回。但之后新军卫成军,他这个小旗却因训练麾下的士卒成绩出色,一路高升至百户。

    新军营当时模范标兵是吴臣率领的。当日张昭在弘治皇帝面前试枪就是用的吴臣所部。

    孙启栋和吴臣是另外一种风格。他有些江湖草莽习气,麾下士卒用命,所部战斗力强,一看就知道是带兵的好苗子。是以在西北时,张昭当时留孙启栋在榆林训练新兵。

    只是孙启栋最后没有赶上韦州大战。

    孙启栋在张昭面前老实的很,他对自己的领袖是衷心的拥护,“憨厚”的咧嘴笑道:“大帅,你怎么指挥、调配,老孙我无条件服从。嘿嘿。”

    张昭坐在茶几边的官帽椅中,好笑的看着他,道:“是吗?我可是听说你给我写信后,可是骂这个骂那个,愤愤不平。”

    孙启栋“啪”的一下立正,叫道:“那个苟日的打老子的小报告。”说着,腆着脸道:“大帅,末将那是不知道你对我的厚爱…”

    张昭笑着摇头,道:“行了。别扯淡。说奴儿干都司的正事。你去奴儿干军,麾下下辖两万人。火器军一个师,常备军三个师。主要目标是为大明将三江平原占领下来。将乌苏里江变成大明的内河。

    同时,你还要占领苦兀人所在的岛屿,打开前往东瀛诸岛的道路。有没有信心?”

    孙启栋抬手敬礼,慨然的道:“末将保证完成任务。”

    …

    …

    在张昭不断的调整麾下各部将的驻防区、目标时,正在江南之地自余姚前往杭州的官道上,一名中年男子骑着马,带着老仆、几名长随徐徐的前行。

    他正是弘治十四年请病假回乡的王阳明。

    弘治十六年夏,辽东巡抚王承裕表奏朝廷,起用前刑部主事王守仁为辽东提刑按察使司佥事(正五品)分巡建州道,领守备营,即刻上任。

    王守仁是弘治十二年的进士,高中二甲第七,按照这个名次以及他的名声,这是要选中庶吉士进翰林院的。但国朝没有父子同在翰林院当官的道理。

    王守仁因而被划给为第二档,在六部中任职。

    此时王承裕的提议虽然是直接将王守仁提了两级,但朝中反对的人真不多。

    第一,王华的仕途明显有起色。自御前会议开始慢慢形成制度,储相们的地位就逐步的固定下来。而王华就是公认的储相,得以离席会议。

    这是将名望转化为权势的一步。更何况现在阁臣还差一名。虽说吴宽、王鏊、焦芳都有机会,谁知道李阁老会不会挑选为人忠厚的王华入阁呢?

    第二,辽东是新设的布政司,在中原而言是苦寒之地,要把人调去做官,升官也是应该的。

    王守仁的职责明显是率守备团营,弹压原建州五部所在的地方。这得有点本事,需要能人才能干。

    王守仁接到朝廷的调令之后立即启程准备前往辽东。他在回信中答应张昭去辽东负责兵事,所以才有朝廷这封敕书来。

    “少爷,咱们今日在哪里住宿?”老仆跟在马旁,看着秋日里的斜阳徐徐落下,张罗起来。

    王守仁骑在马上,道:“今日先赶一赶路。到钱塘江边咱们这一路就会轻松下来。”

    如今江南地区和北方沟通,主要还是靠京杭大运河。不过随着国泰商行在华亭、宁波、金陵等地大量的采购物资,倒是让近海的海路逐渐兴盛起来。

    …

    …

    张昭在春城并没有停留多久,随着天气转冷以及京中的消息进一步传来:李阁老选择了礼部右侍郎焦芳顺序增补至内阁。

    以焦芳焦侍郎的资历,确实算顺序,他真是够资格的。当然人品很差就是。

    京中小道消息对此自然是各种评论。有的人骂李东阳识人不明,焦芳的名声那不是阿附阉党才坏掉的,他现在在文官们的圈子中名声就不好:为人阴狠,有地域之见不喜欢南官,粗鄙,品格不高。

    当然,焦侍郎的能力朝中也认可。

    稍微高级一点的路边社分析,这是李阁老在酬功。八成是焦芳走通张昭的路线,然后张昭向李东阳推荐的。

    种种说法不一。

    真实情况是张昭确实有受到从家中稍带来的焦芳的亲笔信。焦芳在信中言辞谦卑。这相当于是把一个把柄送到张昭手中,而目的就是请求张昭帮他运作辅臣之位。

    张昭确实帮焦芳写信给李东阳举荐。当然不是那种“挟功图报”的方式,而是推荐的方式。他就给李阁老说了一句话:焦芳具备服从精神。

    说白了,焦芳为做官不择手段的。你让他当这个辅臣,他肯定听话的。

    而李阁老估计很清楚,以焦芳七十岁的年纪只怕不会在内阁里搞事,想着争夺首辅之位。

    具体详情只有等张昭回京才知道。

    得知辅臣的位置确定后,张昭就率部返回沈阳城,准备回京事宜。另外也是随着时间流逝,他必须得把新军营都带回来。到十月份就不适合行军了。

    事实上,自新军营在春城休整完毕,将兵员补充好,就已经在分批次返回开平城。再等张昭上书朝廷征得同意就可以率部回京。

    张昭在沈阳城等阳明先生到来时,先等到了来叙职的锦义右参将杨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