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千五百三十九节: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秦枫淡淡一笑,他朝着蒲松涛拱手道:“蒲前辈,你谬赞了。”

    蒲松涛没好气地说道:“你这个臭小子,什么时候才可以不这么客气?不这么生分?真是叫人听得不爽利!”

    一旁的秦傲哈哈大笑起来:“蒲圣人,估计要叫你失望了。秦枫对我这个叔叔都是这这么客气,更别说对其他人了,他就是这个脾气,客气惯了,改不了了!”

    蒲松涛指了指远方的星辰说道:“你看到远处那颗紫色星辰了吗?那边就是上清学宫了,你当真不过去?”

    秦枫看向极目之处,一颗被氤氲紫气萦绕的星辰悬停在漆黑夜空之中,仿若一颗晶莹的水晶被夜色鞠在掌心。

    仿佛有琅琅书声自遥远不知名某处传来,这是氤氲千万年的书卷气,是文脉之所在。

    秦枫看了一眼那颗紫色星辰,摇头说道;“我确定,不回上清学宫,我前往混乱星域。”

    再次得到了秦枫肯定的回答,蒲松涛忽地直起身来,朝着秦枫恭恭敬敬一拜,他说道:“舍己为人,取义舍身,堪当君子。蒲某替上清学宫数十万读书人,谢过秦枫君子今日避祸之恩!”

    秦枫听闻这样一番话,终于没有再客气推辞,正襟危坐,坦然受之。

    蒲松涛又要将《桃花源记》赠给了秦枫,秦枫摆了摆手说道:“蒲前辈,我不需要此物,我随身携带有一个完整的小世界,与《桃花源记》的作用相似。这应该是《桃花源记》的正本,必然十分难得,还是留给学宫以备不时之需吧!”

    蒲松涛再三坚持,只得直起身来,手掌之中已是托着一页散发着紫气的书页,他解释说道:“这是一页浩然飞舟,你可用心神驾驭它带你前往混乱星域,飞行速度堪比我这个圣人带你们穿梭虚空而行。”

    秦枫接过那一片书页,点了点头。

    两人各自作揖后,蒲松涛化为一道浩然紫气御空前往上清学宫,就此跟秦枫等人告别。

    蒲松涛走后,秦傲看向星空下的上清学宫对着秦枫说道:“枫儿,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

    他苦笑道:“上清学宫的两位圣人也许知道你为学宫挡下了如此灾厄,将所有责任一肩挑之,也许五位夫子也知道,但是……数十万上清学宫的读书人可能都不知道,他们也许还会在此事东窗事发后,跟着万古仙朝一起来骂你,骂你是个不忠不义的叛徒败类。你当做何感想?”

    秦枫听到秦傲的话,正色说道:“大丈夫行事,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地,我行事但求问心无愧,何必世人知之?”

    霎那之间,秦傲讷讷无言,唯觉天地之间,如有浩然气激荡嘶鸣。

    ……

    混乱星域与蛮荒妖域交界处。

    两颗死星似对称的天平,又如魔神的两颗漆黑眼眸凝视世间。

    偏就在这两颗死星中间的狭窄通路之上,一艘银白色星舰悬停于星域尽头,璀璨星辰在漆黑夜空之下,几如皓月,无比扎眼。

    陡然,万千光华汇聚于银白色星舰顶端,一道光束横亘星河,如开天一剑分开阴阳,光芒万丈,直指向

    空无一物的虚空!

    下一秒,光束如轰在无形墙壁之上,虚空之中涟漪激荡,霎那之间一张书页折起的飞舟从中挣脱而出,浩然紫气与光束如两颗星辰剧烈对撞。

    幸亏这两颗死星之间的通路上再无一颗大型星辰,更不用说生命星辰,否则的话,仅仅是这两股力量的对撞就足以让这些星辰上的生命遭遇灭顶之灾了。

    只是那一道巨大的环状冲击波竟是被两颗死星的巨大引力牵引,从新星爆破变成了一条直线,向着两端无尽虚空喷射。

    琉璃口,前往混乱星域和蛮荒妖域的必经之地。

    两颗死星的牵引之下,连光都无法逃离的绝域。

    银白色帝君星舰横亘在这狭窄如琉璃瓶口的位置,舰桥之上,有一道微刊身影,身覆银白铠甲如天神下凡,在他身后气息如滔天海啸,席卷而来。

    他给人的感觉,竟是比他脚下的这一艘堪比十万人战力的帝君星舰更加可怕!

    在他面前,浩然紫气所化飞舟霎那悬停于半空之中。

    飞舟之上,一人银发白衣,大袖无风飘摇,负手而立。

    宛如一颗星辰般巨大的帝君星舰,与这仅仅方圆一丈大小的书页飞舟相比较,简直就好像是一座城市与须弥芥子。

    可那飞舟之上的白衣人却是丝毫无惧,他看向如同巨大星辰的帝君星舰,看向那一尊如魔神般的身影。

    凛然无惧。

    身穿银白铠甲的男子也看向立在飞舟上的男子,声音瓮然从铠甲之中流淌出来。

    仿佛沉闷的水银。

    “秦枫,你竟一人来了,上清学宫的那位圣人呢?”

    白衣男子笑了笑回答道:“此事与上清学宫无关!”

    银白铠甲男子看向飞舟上的男子,瓮声说道:“应该是你怕祸及上清学宫,支走了那位儒家圣人。嗯,秦傲,虚无一和其他几人应该是在你随身携带的小世界里,对吧?”

    秦枫并不回答,冷冷说道:“能够劳烦万古仙朝的大将军燕破军带一艘帝君星舰,带着十万大军来拦阻我,我秦枫的面子可真大啊!”

    铠甲之下,燕破军的声音沉闷道:“并没有十万大军!”

    他似是在嘲笑秦枫一般:“这艘帝君星舰里,空无一人,纯粹只是为了在这琉璃口拦下你而带来的累赘。不过算是一个路障,让你不得逃脱此地而已!”

    燕破军瓮声说道:“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会以为本将带十万炮灰来给你做垫背吗?”

    秦枫听到燕破军的话,心头微微一沉。

    之前燕破军故意以自身的气息遮蔽了帝君星舰内的气机,让秦枫无法判断出帝君星舰之内其实空无一人。

    看来对方本来是希望以帝君星舰震慑秦枫,以期不战而屈人之兵,只不过秦枫不为所惧,这才故意点出了帝君星舰内其实空无一人的真相。

    下一秒,燕破军从帝君星舰的舰桥之上,一跃而起,御空而出,径直立在战舰之前,脚踏虚空与秦枫遥遥相对,他沉声说道:“其实无论是阻拦你,还是阻拦那位带你离开神都星的儒家圣人

    ,我仅一人足矣!”

    秦枫听到燕破军的话,眉头骤然一蹙。

    燕破军虽然是无名境极限的纯粹武夫,与摩罗并称万古仙朝两大纯粹武道高手,但他毕竟才无名境极限而已。

    儒家圣人虽然不一定到天人第四重的浩然境,但第三重不争境的儒家圣人战力已足以碾压同境的其他流派。

    燕破军居然说即便儒家圣人来了,他一人也足以对付。

    秦枫与燕破军共事时间不多,打交道的次数屈指可数,但也知道一点燕破军的脾性。

    他从来都不浮夸,绝不夸大其词。

    他说能够对付,那至少有六成以上的把握可以击败不争境的儒道圣人。

    也就是说,他……

    “难道,他竟以武道直接入了不争境?”

    秦枫的一丝隐忧竟是被燕破军敏锐捕捉,下一秒,他周身气血如沸腾,整个人竟像是变成了一颗冰冷宇宙中的炽热恒星,在他身后,气血化为一道几乎法天象地的法相,并非如道家练气士一般引下来的是什么神祇,而是他自己!

    天仙界,武道凋零,寥寥几次出现的不争境纯粹武道强者,都如同皓月光耀万丈,其实最近一次就是昭明剑域的域主林渊。

    给人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气血化自身法相,拳意剑意皆可效法。

    书中记载,可以剑开天,可拳碎星辰!

    此时此刻,秦枫面前不算远的地方,虚空之中就这样凭空立着一尊不争境的纯粹武道强者!

    足以让其他流派心生绝望的恐怖战力。

    燕破军似是预料到秦枫会沉默,他缓缓说道:“秦枫,陛下让我无论如何带你回去!”

    秦枫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多谢纳兰女帝挂心,只是我与万古仙朝的情分已经尽了!”

    燕破军冷冷说道:“我再重复一遍,秦枫,纳兰女帝让我——无论如何带你回去!”

    秦枫听到燕破军的话,忽地就品出其中的滋味来了,他淡淡一笑道:“你的意思是,不回去,你就要将我格杀在此吗?”

    秦枫淡然说道:“生怕我被蛮荒妖域被仙道联盟,甚至被上清学宫所用,成为万古仙朝未来最大的敌人,所以无论如何,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我带回去,否则的话,便要将我诛杀当场,永绝后患,是吗?”

    他呵呵一笑:“还真是纳兰女帝的手段呢!”

    燕破军看向面前的秦枫,忽地没有再以势压人,他徐徐说道:“秦枫,接下来的话,不是陛下的意思,是我个人得意思,你且听好了!”

    他看向秦枫,沉声说道:“我希望你能够回到万古仙朝来,你虽然让李淳风受了很大的挫折,也让万古仙朝的国运受到了牵连,但这并不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代价,纳兰女帝也希望有你可以继续帮我们掣肘李淳风。”

    “所以,回到万古仙朝,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他看向秦枫,语气竟是带上了一丝诚恳:“你,的确是万古仙朝不可可多得的人才!我深知这一点,所以,请你慎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