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十二)
    

    父为镇国大将军,母为国公府千金;祖父手掌三十万大军,祖母是镇国大长公主。www.bqgzw.com

    打从记事起,应池就知道,他跟旁人是不一样的。

    旁人穷极一生,不……是数十辈子也追求不到的东西,他唾手可得。

    打从出生起,应池就不知什么叫委屈,什么叫受苦,更不可能求而不得,他虽是将军之子,可活得比宫里那些皇子还要尊贵。

    别说宫里那些不受宠的皇子,就是受宠的皇子,哪怕是太子也要避他锋芒,在他不高兴的时候,也要赔着笑哄他开心。

    打从小,他应池就是京中一霸,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吃亏,便是打了人,旁人也只会问他打得手疼不疼,绝不会在意他有没有理。

    说句嚣张的话,那时候他应池在京城就是道理,他说的话就是道理,别说他只是打人,就是杀人,那也是他有理,没人会说他半句不是。

    尤其是在他父兄皆战死后,他祖母扰他当眼珠子捧着,要星星不给月亮,生怕他受一点委屈。

    围在他身边的,不管是世家公子还是皇子、公主,皆要以他为中心,皆要听他的。

    无他,只因为……

    应家的男丁除了他以外,全都战死了。

    父兄数十条人命,为应家挣来了数不尽的荣耀。

    当然,这并不是那些人围着他转的原因,那些人会围着他转,皆是因为他应池,是应家军唯一的继承人。

    在他成年后,应家三十万大军皆要听他的。

    他们围着他转,以他马首是瞻,不过是想攀上他这条大船罢了。

    他知道,可他在不意。

    京中的人,不是一向如此吗?

    谁有权、谁有势,就围在谁身边。

    他应池生来就是三十万应家军的继承人,那些人想要从他手中要好处,当然要讨他欢心了。

    应家是他的,应家将军是他的,他的一生璀璨光明,只有他不要的,没有他应池得不到的。

    他一直坚信这一点,直到……

    他喜欢的姑娘,怀了他的孩子却小产了;直到他喜欢的姑娘失身于她,却不肯嫁给他,他才明白什么叫失去,什么叫求而不得……

    然,这还只是一个开始,他所有厄运的开始。

    打那之后,他的人生急剧转弯,好似一瞬间所有的事都变得不顺,从顺风顺水变得波折不断,尤其是在他祖母突然逝世后,他的人生更是突然从山顶跌入谷底。

    他应池,从高高在上、光鲜亮丽的应家继承人,变成了人人可以踩一脚的落水狗

    昔日的朋友避而不见,曾经的族人将他赶了出来,而他曾看不起的庶子应颐,一跃取代了他的地位,成了应家的继承人,应家三十万大军的主人。

    他应池!

    一夜之间,遭逢友人陌路、亲人背离、手下的叛变。

    他的人生从明亮璀璨,变得一片黑暗,所有人都知道,他应池没有明天,也没有未来。

    遭逢家变后,厚道一点的人,看到他就当作没有看到,只当不认识他这个人。

    而那些小人,昔日攀附他,在他身边像狗一样讨好他的小人,却逮到机会就奚落他、羞辱他。

    那段时间,他在度日如年,无数次想着就此死去,带着应家昔日的荣光,带着他美好而灿烂的前半生就此死去,可是……

    每当他想到自杀的时候,他就想到了他祖母殷切期盼的脸。

    他祖母希望他好好活着,好好活下来,哪怕苟且偷生也要活下来,为应家留一点香火。

    是的!

    他明白,他的祖母想要让他活着,并不是有多疼爱他,也不是为了他着想,他祖母真要为他着想,就不该把他养了成一个废物。

    他的祖母,把他养成一个一事无成的纨绔,不过是为了给应家留下一条血脉,弥补心中的愧疚。

    说起他祖母,那也是一个悲剧,和他一样的悲剧。

    他的祖母,出身皇家,前半生为了皇家算计应家,为了应家的兵权,推着应家的男丁一个个去死,包括她的丈夫、她的儿女……

    他的祖母,前半生是个优秀的皇家公主,为皇家奉献一切。

    然,他的祖母最大的悲剧就在于,她不仅仅是皇家公主,还是应家的主母。

    他的祖母,前辈生为了皇家算计应家,后半生又为了应家,为了应家的兵马,为了应家的血脉,算计皇家。

    他和应颐,不过都是他祖母算计下的产物。

    亲向皇上的应颐,成了应家的继承人,接手了应家的兵权,在某种意义上,保住了应家荣光。

    而他应池!

    应家嫡长孙,应家继承人,被他祖母生生养废,养成了一个文不成,武不行,让皇上放心的废物了。

    应家的兵权保住了,应家的血脉也保住了。

    看看,他的祖母有多成功!

    前半生,是个成功的皇家公主。

    后半生,则是一个成功的应家主母。

    但他知道,他的祖母并不快乐,也不幸福。

    可这世间,又有几个人能快乐、幸福的过一生?

    他应家男女老少不能,他的祖母也是应家人。

    应家人,没有谁能按自己的意愿而活,他的祖母不能,他也不能。

    前半生,他不想做个纨绔,却被他祖母养成了纨绔了,后半生……

    他想要担起应家子嗣的责任,冲锋陷阵,征战沙场,做个被世人称羡的小将军,却被皇家、被应颐阻了路。

    前途灰暗,他怪不了皇家,怪不了应颐,因为这一切都是他祖母的安排。

    他的祖母,把他的一生都安排得明明白白,可却从来没有问过他的意愿。

    天知道,在从云端跌入尘土后,他有多痛苦,有多想死……

    他的祖母,只想着让他成为,让皇家放心的废物,安然过一生,为应家延续血脉,可他的祖母问过他的意愿吗?

    他不想的!

    他的身体内,流着应家的血,他无法接受自己像个废物一样的活着。

    他不是家雀,他是应家的雄鹰,他天生就该遨游天际,天生就该在广阔的天地间搏杀,可是……

    他的祖母,却硬生生的折断了他的双翼,让他只能被困家中。

    一度,他以为他这辈子完了。

    只能像他祖母所安排的那样,醉生梦死,然后娶一堆女人,生一堆流有应家血脉的孩子。

    他曾经也想过,就这样吧,放弃吧,放弃挣扎吧……

    一只没有翅膀的雄鹰,还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雄鹰,他连家雀都不如,家雀至少还能飞,他却什么也做了。

    与其像个小丑一样不断的扑腾,不如按照他祖母的意愿,娶一堆女人,生一堆孩子,然后把希望、把梦想寄托在孩子身上。

    可是……

    在他满身绝望,身入低谷,连自己都放弃了自己的时候,楚九歌出现了。

    她如同光,照亮了他的人生。

    她如同灯塔,为他指引了方向。

    她如同仙女,身披满身霞光,来到身处黑暗、绝望中的他面前,朝他伸出手,将他从低谷拉了出来……

    他这一生,有四个重要的女人。

    他的母亲,给了他生命。

    他心爱的女人,教会了他成长。

    他的祖母,让他懂得了残酷。

    楚九歌,给了他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