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80章 遍地仙珍
“这是封仙叶啊!”悟德拿着树叶开心道,他的法法仙珍全部让宁川几个人洗劫一空了,如今见到宝物也满心欢喜。
悟德撅着大屁股开始在一堆枯叶之中找了起来,而老道还有宁川几人也连忙在一大堆的枯叶里面扒拉了起来。
其实这几片树叶是从树冠落下来的,还没有枯萎便让宁川几人发现了,看着手中晶莹玉透的树叶宁川问道:“这封仙叶到底是什么东西?说他是法器又不像倒是更有点像是某种仙珍或者灵药。”
悟德此时手里有三片封仙叶,听着宁川问这个话立刻露出不屑的神色:“我告诉你,这封仙叶可是从太古流传下来的东西,现在吗也就在北宇的一处大势力有一颗,其余的早已经消失掉了。”
“这种树叶极为难得,唯有落地的时候才可以用,树冠上面的那些都是没有成熟的,这封仙叶上面的道纹属于先天道纹,也就是天地交织的,你看每一片树叶上面的都不一样。”
“而且我告诉你这封仙叶的第一个功效便是可以参悟这些道纹,这些道纹是先天形成的,一但刻画到法器上面会有这一样的效果,而这第二个便是这封仙叶可以封禁人的修为,九星神将瞬间沦为凡人!”
几人一听立刻快速的在枯树堆里面继续寻找起来,最后悟德拿了四五片封仙叶,老道和宁川手中也有三片,敖烈几人就一两片。
几人向着小世界的深处继续走去。
“吼!”
远处的山脉之中传来了嘹亮的龙吟之声,几人立刻站在树冠上面向着远处望去,只见一头青龙横在半空中,浑身青光闪烁,鳞甲森然,双角晶莹剔透,闪烁着青色的霞光。
“一头真龙!”老道双目露出了一丝震惊,真龙这种神兽早已经消失不见了,现在除了蛟龙便没有真龙这种生物了。
可是现在这里居然看见了真龙,几人怎么能不震惊,这头真龙修为差不多有六星神王的修为,可是却力敌两名半步圣人不落于下风。
疤脸和尚和一名女子正联手压制青龙,可是青龙身躯坚硬无比,龙鳞闪烁,青色的霞光如同神剑一般划破虚空。
而另一边那名神王巅峰不知道是那个皇朝的帝王正同朴刀男子大战一头神凰,或者不应该说是神凰,应该是一头朱雀。
朱雀双翅裂空,周身弥漫着恐怖的神焰,在它的身后是一个巨大的鸟巢,鸟巢建立在一颗梧桐树上面,所有的鸟巢全部用梧桐树枝搭建而成,能有数十丈大小。
而在鸟巢之中三枚通体火红的鸟蛋静静地躺在其中,这三枚鸟蛋白色和火红色交织,火红色的花纹就如同火焰一般呈现在鸟蛋之中。
只见朱雀一声轻锐的鸣叫,宁川几人连忙捂住自己的耳朵,刹那间几人心神恍惚,差一点从树冠之上跌落下来。
而那名帝皇举手投足之间带着恐怖的威压,一道道龙形的气流环绕在他的身体周围,而朴刀男子更好像一名刺客,隐藏于虚空之中,不时出现一下砍向朱雀。
看着鸟巢之中三枚鸟蛋,老道士的眼中露出了欣喜之意,走向悟德不知道两人在嘀咕些什么,最后悟德极不情愿的从眉心拿出了那半件黄铜壶。
两件法器合成一件,瞬间一股圣人之威在四周弥漫开来,只见一道星河从壶嘴的位置喷薄而出,直接连向了鸟巢的位置。
面对老道士这么作死的行为,宁川几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朱雀可是太古的神兽,鸟蛋要是真是如此轻松盗取,那恐怕也不能称之为神兽了。
老道士接近鸟巢,只见三枚火红的朱雀卵躺在巢中,当老道士接近梧桐树的刹那,整颗梧桐树树冠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传来了沙沙的声音,火红色的树叶不断地摩擦,一道道火焰神华腾空而起,如同一道巨大的火炬将鸟巢包裹在中间,老道士连忙从怀中取出一枚水蓝色的珠子。
将珠子挂在胸前一跃跳进了神焰之中,朱雀卵表面温度十分的高,有一枚朱雀卵的火红色火焰花纹更是出现了斑斑点点的金色,这表示这枚朱雀卵快要孵化完成了。
看老道士没有犹豫,直接一把抱起这枚朱雀卵,身子一动跳回了星河之中。
宁川几人跟在他的后面,看见这老道士居然还真的偷到了一枚朱雀卵,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惊愕的神色。
就在众人打算转身离去的时候,悟德忽然叫住了众人:“等一下,这鸟巢之中应该不止还有朱雀卵!”
说着,悟德向着自己周身打上一道神光,直接跳进了鸟巢之中,而宁川几人也跟在他的身后一同跳了进去,一进入鸟巢宁川便感觉自己好像置身于一个巨大的熔炉之中,熊熊火焰不断地灼烧着身躯,头发末梢渐渐卷曲了起来。
悟德在鸟巢之中寻觅了一下,瞬间掀开一层树枝,只见树枝之间有着几根枯骨,只不过这枯骨的表面却流淌着五彩的光芒,这同宁川几人在圣人山见到的一模一样。
“圣人骨!”宁川惊呼,当初他也想要取那具枯骨的,可是枯骨的四周布满了漆黑色的道纹,让他最终放弃了。
圣人是整个修行界的巅峰,无论是他们的头发还是皮肤,甚至是一滴血液都可以炼制成杀生大器,虽然不能跟圣兵相媲美,但是距离普通的神王用的法器也差不多。
圣人骨本就不多,也就三根夹杂在枯枝之中,泛着点点五彩的光泽,悟德率先出手随后是敖烈,而那名道姑也同样出手,三人分别将三根枯骨收进了储物袋。
老道士抱着朱雀卵道:“那朱雀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们还是先撤一步再说。”
就在众人要走的时候,宁川惊疑了一声,伸手直接从鸟巢之中掏出了一件东西,拿东西是一件残缺的木牌,手中拿着木牌宁川立刻想到了圣人山的神凰再生术术。
只不过这木牌上面密密麻麻全部都是太古时候的字迹,可是木牌的材质却跟自己手中木牌的材质一模一样。
看着宁川手中的木牌悟德率先出手,宁川伸出手挡住了悟德的爪子。
砰!
宁川的肉身极为坚固,悟德手掌差一点没有震裂了,“你干什么?”宁川眼中精光大盛盯着悟德。
悟德讪笑一下:“我就看一看,那顶上的字没准我认识呢!”
宁川将木牌递给了悟德,而老道士也同样凑了过来,两人盯着木牌嘀咕了半天也没有分辨出来什么,这时候那名一直静静跟在众人身后的道姑忽然开口。
“这应该跟那石门上面刻画的太古文字一模一样,现在懂得太古文字的人已经不多了,不过我们宗门有以为快要坐化的祖师恰巧知道一二。”
道姑的宗门在东宇,差不多跟前十大势力差不多,名叫道门,是东宇数一数二的大势力。
这时候悟德抓着木牌惊叹道:“娘的,这是万年极阴木!”
老道士立刻一把抓过来悟德手中的木牌:“什么万年极阴木,这东西怎么可能在这里啊!”
悟德看着朱雀巢疑惑道:“这万年极阴木是天底下最为阴寒的东西,可是和着朱雀巢却相生相克,为什么会在这里!”
宁川从老道士手中将木牌拿了回来,他害怕一会两人看着看着在给据为己有了,还别说这两货还真能干的出来,杀熟!
众人没有心思再在朱雀巢搜寻了,因为远处的大战快要接近尾声了,朱雀双翅伸展,半空中出现了无尽的神焰,那名中年男子和朴刀男子快要抵挡不住了。
离开之后向着深处继续走去,一路之上见到了无数的灵药还有仙珍,悟德的嘴巴就没有合拢过,笑眯眯的抓过一大灵药装进了自己的储物袋中,随后在储物袋上面刻画了无数的道纹。
宁川看着他问道:“你这是干什么?一个储物袋你弄这么些道纹做什么?”
悟德冷哼一声:“哼!这储物袋上面的道纹包罗万象,什么追踪诅咒乱码七糟的,反正能用的我都用上了,到时候再有人偷我东西,你看我不活活的玩死他的。”
宁川听着身子一颤,而狐小姬还有林右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装作没事人一样。
众人向着深处继续走去,这小世界的范围十分的大,而且里面包罗万象什么东西都有。
就在众人收集灵药的时候,老道士的身子忽然停了下来,随后整个人腾空飞起,站在半空中不断地扫向地面,随后他向着众人招了招手。
宁川几人也腾空而起,老道士指着前面的一座山峰道:“你们看那座山峰像什么?”
悟德站在原地看了半天最后惊呼道:“人!一个盘膝而坐的人!这怎么可能!”
几人眼前的山峰并没有任何人工开凿的痕迹,完全就是天地生长成的这个样子,而一座人形的山峰,讲究就太多了。
悟德看完不断地向着四周跑去,好像在测量着什么,而老道士也从怀中取出了一枚罗盘,只见他罗盘上面的指针疯狂的转动,随后老道士眯着眼睛掐指算去。
最后叹了口气道:“此地不寻常啊!”
悟德这时候也一脸兴奋的回来了:“走走走,我们赶紧去那山峰山腰的位置,那里一定蕴藏着绝世的仙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