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0 你要负责
    暗音殿殿主大人有个习惯,出门必戴面具,而且戴的面具从来不会重复。

    为啥要戴面具

    因为他那师父这样比较有神秘感

    为啥戴面具不许重复

    因为他师父那样比较霸气而且显得有钱

    一开始弑夜拼死不从啊,又不是见不得人是不是

    然后他宝贝师父又了,咱们打一场,谁赢了听谁的。

    打得过吗打不过

    那好,从此以后弑夜变成了面具男。

    此时弑夜正戴着银色面具窝在某处观察。

    来想熬夜守屋子的颜千昔,在困意面前很没骨气的睡觉去了,留下几个护院守着。

    弑夜看着那房间的灯灭了后,这才慢悠悠的动身,身影如鬼魅般朝房间闪身而去,至于那些护卫,被他忽略不计。

    进了房间,眼前的场景看得弑夜是一愣一愣的。

    颜千昔倒是在房间里的,睡得香得不得了。

    只是她的睡姿不敢恭维啊不敢恭维

    床前的纱幔被撩了上去,薄薄的被子大半部分掉在地上,只有一块边角被某女的腿压着,床单有些凌乱,倒也不是特别夸张。

    重要的是她人这货连衣服都不脱,就横在床中间睡觉,枕头被她紧紧的抱着。

    难得安静的她,脸上挂着傻傻的笑容,似乎梦见了什么宝贝般,淡淡的月光洒在她的身上,一袭白裙在黑暗中更为惹眼。

    弑夜看着颜千昔,眸子里没由来的有了一丝温度。

    不动声色的走过去,弑夜想把她抱着的枕头丢开,谁知道她就是不放,可是要是力气大了没准人就醒了

    弑夜有种无语的感觉,长臂一捞,连人带枕头都抱在了怀里,然后大步离去。

    落香苑的护院们还在打着瞌睡,根不知道他们的三姐被拐走了。

    一路飞奔,迎面的风吹在耳边,将近夏天,夜晚还是很凉爽的。

    刚刚从屋子里出来,感觉到凉意的某女死死的抱住边上的热源,抛弃手中的枕头。

    感觉到怀里人儿的动作,弑夜嘴角勾出一抹极淡的笑容,速度更是一路飙升。

    “殿主,你这是”上次那个男子出来溜达,却撞见殿主回来,居然还抱着个女子一时间呆呆的看着弑夜,也忘记行礼。

    弑夜懒得管他,直接进了自己的住处,将颜千昔放在床上。

    看着床上呼呼大睡的人儿,弑夜想了想,才上了床,躺在颜千昔身边看着她。

    弑夜不知道啊,颜千昔睡觉喜欢抱东西,有什么抱什么。

    现在她边上有什么一个大活人。

    于是颜千昔往弑夜身上一靠,两只爪子死死的缠着弑夜的腰,双腿也架在他身上。

    活脱脱一八爪鱼啊

    “”弑夜无奈,任由她抱着,却并不打算睡觉,就这么看着她。

    在外面的男子还处于呆愣状态,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准备去睡觉,边走还边喃喃着“我肯定是太累了,出现幻觉了”。

    早晨,某女终于醒了。

    “唔碧儿”颜千昔习惯性的翻个身,把头埋在枕头里,闷声叫道。

    “”没人回答。

    “碧儿”颜千昔懒得抬头,继续闷在枕头里,这枕头好香玫瑰的香味

    嘿嘿好好闻啊。

    嗯不对啊玫瑰自己的枕头怎么会是这个味道

    颜千昔彻底醒了,猛的抬头,这不是自己的床

    再转头,对上一双充满戏谑的眸子,一张近在咫尺的俊脸。

    “早啊。”弑夜邪魅一笑,心情好的和她打招呼。

    此时的他已经把面具摘了,按照他的心里想法解释的话这样适合拐卖某女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颜千昔防备的往后一退,靠在墙壁上,语气不善的问道。

    “这里焰山啊。”弑夜好笑的看着这丫头的反应,临摹两可的回答。

    暗音殿的总部,在焰山。

    颜千昔粗略的打量了下这个房间,红黑配的色调,狂野豪迈。

    “你是谁”再一次问道。

    “人。”

    颜千昔,“”

    “你把我弄来这里的”

    “嗯。”弑夜这回给了个肯定的答案,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颜千昔无语了,“把我送回去。”

    “要回去”

    点头。

    “自己回去。”弑夜邪恶一笑,悠悠的来了一句。

    “是你把我弄来的,还要我自己回去”颜千昔鼓起腮帮子,气呼呼的道,转念一想,问道,“你把我弄来干嘛”

    得,这货现在才反应过来要问目的了。

    “你问尊昨晚是你把尊抱着,放都不放。”弑夜脸不红心不跳的着谎。

    “我抱着你你没搞错吧你为什么会去我房间”颜千昔更气了,双手叉腰对着弑夜大声问道。

    “自然是去找玫瑰。”弑夜往床上一倒,懒懒的道。

    弑夜这么,颜千昔还真就顺着他的话去想,逻辑顿时就通了。

    难道,真是她把他抱着不放为啥她一点印象都没梦游了

    颜千昔妥协了,语气也没那么冷硬,“那我可以走了吧”

    弑夜嘴角一撇,委屈了,“你要负责。”

    “负责负什么责我又没干嘛。”颜千昔炸毛了,这男的太赖皮了吧不会真的那啥了

    颜千昔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他的衣服,都穿着的,顿时心里松了口气,有了些底气。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不负责”弑夜侧卧在床上,魅惑一笑,语气带着点戏谑。

    “你怎么不你负责我都还没计较呢”颜千昔气鼓鼓的道。

    “那好,尊负责。”弑夜认真的点头,表示这个想法他同意了。

    “不、需、要”颜千昔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的道,这是她来古代,第一次吃瘪

    “尊不会介意。”弑夜继续认真的作保证,手举着,信誓旦旦的道,“真的。”

    “我介意”颜千昔黑着脸,麻利的越过弑夜下床,凶巴巴的回头警告,“你不许在外面瞎否则老娘让你后悔是个男人”

    啧啧啧,这丫头都自称老娘了要是再调戏调戏,是不是要骂人了

    弑夜不点头也不摇头,薄唇抿成一个完美的弧度,似笑非笑的看着颜千昔。

    颜千昔心头猛跳,恶狠狠的瞪了眼弑夜,最后落荒而逃。

    弑夜看着颜千昔的背影,笑容越来越大,狭长的眸子里闪着莫名的光。

    “洛影。”颜千昔走后,弑夜没有去追的意思,懒懒的躺在床上,淡淡的唤了声。

    “属下在。”昨晚那个男子出现在房间外。

    殿主的房间不许任何人进入

    当然,颜千昔是个例外

    “护着她。”

    “是。”洛影心里一震,他知道,弑夜口中的她是谁,虽是惊讶,但还是遵从的回答。

    洛影心里五味杂陈,施展轻功跟着颜千昔,保护她下山回家。

    ------题外话------

    这章写的太急,可能不好关注 "xinwu"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