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8 你别让我失望
    自从上次碧儿被打之后,颜千昔就没出过门,硬是陪碧儿养伤养了六天。

    其实碧儿的脸在第四天就已经好透了,可是被题大做的颜千昔压在落香苑,不准她乱跑。

    而颜千语闭门思过一个月,时间没到她也挺安分,没再出来找事。

    今天一大早,颜千昔终于出门,找颜易去了。

    “老爹,你放出消息去,就落香苑有玫瑰。越多人知道越好。”颜千昔一见到颜易,就开门见山的明来意。

    颜易听到这话,激动了,一下子起来,看着颜千昔,“昔儿,你的是真的落香苑有玫瑰爹爹怎么不知道”

    颜千昔随意的摊摊手,淡定的道,“假的,要是真的有,我也不用你去放消息了。”

    颜易无语,失望的坐下,问道,“为什么放出这个消息”

    “你就照做就好,多派点人出去。”颜千昔拍拍衣服,就这么走了。

    颜易郁闷了,他这个老爹当得真窝囊,都快成下人了。

    没办法,谁让他亏欠她呢,只好认命的派人去散布消息。

    颜千昔回到落香苑,拿了点银子,带着碧儿出了府。

    云肖城是莫莲国最繁华的地方,人来人往的,消息在这里最多。

    只要是一家酒楼或是茶馆,都有各色人物聚集。

    颜千昔没有要轿子,而是步行。

    “碧儿,城内最大的酒楼是哪家”颜千昔看着繁华的街道,心里有些激动,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古代的街道。

    “华缘酒楼。”碧儿心里也是激动,激动终于重见天日了,她有多久没出来过了

    “那你知道在哪吗”

    “知道,姐,我带你去。”

    “好。”

    颜府离华缘酒楼不远,很快就到了。

    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扔给二一锭碎银,颜千昔坐下,等颜府的传出来的消息。

    “姐,我们来这里干嘛”碧儿见姐什么都不做,就只是喝茶,有点不明白了。

    “听消息的。”颜千昔微微一笑,握着杯子,轻轻吹了吹。

    碧儿知道颜千昔有她的原因,便不再多嘴,观察这周围。

    颜千昔不知道,她的到来,让很多人盯上了她,目的不怀好意就是了。

    “这位姐,我家公子想请你一起喝茶。”果然,一个随从打扮的人走了过来,邀请颜千昔。

    “没空。”颜千昔看都没看一眼,就直接拒绝。

    那位随从可能没想到颜千昔会拒绝的这么爽快,一下子呆了,不知如何是好。

    整个大厅都安静下来,看着颜千昔这边,很明显,很多人都被这个随从吸引了。

    那位随从劝道,“这位姐,我家公子没有恶意,你”

    他还没完,颜千昔就不耐烦的打断,“我了不去你没事的话就快滚。”

    那位随从尴尬了,毕竟这么多人看着,也不好再下去,就只好上楼了。

    大厅里所有人都想看怪物一样看颜千昔,看得颜千昔更加不耐。

    “看什么看”颜千昔一声大吼,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大厅再次恢复如初,交谈声一个比一个大,当然,有一半人都在谈论颜千昔。

    “刚刚那个是不是二皇子的人”

    “肯定是,我上次见过一次的。”

    “那姑娘居然敢这么拒绝什么来头”

    “不知道,不过那容貌啊,可真是绝色啊。”

    “声点,别让她听见了,没准她来头大呢。”

    颜千昔无语了,他们还知道要声点不过她现在可没心情听这些。

    “哎你们知道吗刚刚颜府放出消息府内的落香苑种了玫瑰”

    “玫瑰那不是全在暗音殿了吗”

    “谁知道呢,没准遗漏了几株。”

    “那颜府可发达了,不知道多少人想巴结暗音殿呢。”

    “是啊,用玫瑰,那可是最好的法子,谁不知道暗音殿殿主极爱玫瑰啊。”

    “现在很多人都去颜府了,千金求花啊这是”

    “要是老子家里也有那么一株,那多好”

    “做梦吧你,皇上都没有你还想有”

    “当初暗音殿收集玫瑰的时候,谁能想到玫瑰如今会变成稀宝。”

    “就是。”

    颜千昔眼睛一亮,这老爹速度也太快了吧,不过,这样最好

    “碧儿,我们回去。”

    暗音殿。

    在一个红黑配很夸张的房子里,一个男子半跪在一个黑衣男子面前。

    黑衣男子半卧在榻上,修长完美的手撑住头,墨色长发未绾未系披散在胸前,剑眉之下是一双勾魂摄魄的黑眸,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殿主,外面在传颜府有玫瑰花”男子低着头,恭敬的汇报刚刚收集到的消息。

    “是吗。”弑夜淡淡一瞥,漫不经心的问道,似乎并不在乎。

    “应该是真的。”男子头心虚的低下,不敢看弑夜的表情。他也不确定。

    “呵呵,恐怕是有心之人故意捏造。”弑夜狭长的眸子里闪着莫名的光,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

    他当初把天下的玫瑰全部弄来了,现在怎么可能还有那人,终于来了吗

    “那,要不要属下去探一探”

    “不必。”

    “殿主的意思是”男子有点紧张,毕竟知道消息是假的了,传假的消息给殿主,那是大罪啊

    弑夜没有回答,只是微微挥手,男子会意,急忙退下了,仿佛多留一刻就会有生命危险。

    此时整间屋子只剩下他一人,安静的有点过分。

    “你别让我失望。”弑夜自称为我,对着空气轻轻的道。

    ------题外话------

    卡文卡文。偶很懒美女 "xinwu"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